让网民在这里第一时间了解全球最新的资讯

首页万家新闻正文

谁才能拯救「失落」的出租车?

admin2020-09-244162

  1907年,美国富家子弟亚伦和女友去纽约百老汇看歌剧。休息后,他叫了一辆马车,但司机把价格提高了十倍。后来他让朋友设计了一个出租车计价器,安装在车上,取名“出租车”。此时,世界上第一辆真正的出租车出现了,并迅速风靡全球。

810.png

  然而,在其诞生100多年后,出租车而不是马车乘客开始面临生死问题。在网络车的冲击下,出租车订单和收入都被侵蚀了。

  近年来,滴滴、高德、Tick等在线汽车公司开始在出租车业务上发力。这个传统行业还能再振兴吗?

  迷失的出租车

  事实上,出租车改革在中国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随着滴滴等线上车企的发展,快车、专车等线上车商不断冲击出租车市场。

  交通运输部发布的《2019 年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近年来,巡航出租车数量、驾驶员数量、客运规模均有波动和下降。

  网络汽车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外部环境,但出租车行业本身长期存在的问题是内部原因。比如运营模式、服务水平、司机收入等。

  上海的陈师傅今年刚转行做出租车司机,但是跑了几个月就想把车退了。他告诉新浪科技,虽然月收入能达到一万多,但是扣除7000多块钱和油钱只能拿到几千元。“一天跑十几个小时太累了,对身体不好。两个月涨了20斤,不是长久之计。”他啐了一口。

  在北京做了多年出租车司机的王师傅也承认,生活越来越糟糕。首先也是钱,每个月五千多,加上各种费用。一天水少于300元,就赔钱;其次是网络车的竞争。"我们被特快列车抢劫了,我们不得不清扫道路."

  但是,不仅仅是司机吐槽,用户其实对出租车非常不满。挑单,私自涨价,服务态度差,成了出租车司机无法抹去的固有评价。

  虽然没做几个月的出租车司机,但是陈师傅私下给新浪科技总结了出租车行业私车加价的乱象。据他所知,很多管理不严的出租车公司无法严格监控修改计价器价格的司机的行为。“一般不会操作学生、孕妇等对象,来当地出差的客人会多操作。”他说,如果计价器正常价格是120元,但司机偷偷修改,加了二三十元,一般乘客很难察觉。在打车特别困难的时间和地点,有些司机会要求统一价格,而不是正常打车。接单是出租车行业比较普遍的现象。一般来说,出租车司机更喜欢火车站、机场等长途订单。如果目的地太近,司机往往会选择拒绝乘坐出租车。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副会长李刚曾在公开场合总结说,除了管理体制存在的问题外,邮轮出租车单一的运营模式也是导致司机收入低的重要原因。2019年,邮轮出租车服务将达到每天5800万趟,空驶率约为45%。如果能增加外面的网络还原渠道,会大大降低空置率,增加司机收入。

  网络汽车公司进入市场的意图是什么?

  有趣的是,一直被出租车司机视为竞争对手的网络车企,也将目光转向了出租车行业。

  谁能拯救丢失的出租车?

  9月1日,滴滴宣布重启快客品牌,将“滴滴打车”业务升级为“快客新租”,并宣布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几天后,快信出租车宣布与殷鉴出租车、心悦联合、北北创、银山出租车、三元出租车、赛达富等北京26家出租车公司达成合作,北京6万多辆出租车接入滴滴平台。

  同期,高德还宣布与北京的金印健、BAIC出租车、心悦联合、北北创等多家出租车公司达成合作。3万多辆车将上线。

  在此之前,打卡旅行已经在出租车行业发展了好几年。官方数据显示,已接入全国近700家出租车公司,累计注册出租车司机超过190万人,累计持证出租车司机超过80万人。

  为什么出租车公司和司机突然成为网络汽车公司争夺的热点?这可能有两个原因。

  一是疫情过后,网车市场仍处于恢复期,各地继续推进网车合规化进程,产能有待恢复。出租车是一种自然、合规的交通工具。虽然近几年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日订单5000多万依然是在线汽车行业无法企及的。

  二是出租车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商机。这不仅包括邮轮出租车的网络化缩减,还包括出租车企业管理的数字化。

  根据《中国通信报》发布的一线城市出租车行业研究报告,44.61%的用户仅使用App乘坐出租车,41.68%的用户同时使用App和赵阳,仅13.71%的用户使用赵阳。从用户需求来看,减少邮轮出租车网络无疑是大势所趋。滴滴CEO宋中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长远来看,杨钊和王钊的市场结构预计将各占一半左右。

  此外,出租车公司在管理出租车司机的订单、收入和服务水平方面也面临很大困难。王师傅给新浪科技举了一个很极端的案例。有一次一个乘客骑完了,下车不直接付钱。最终的损失只能自己承担,不可能向公司投诉。如果司机或出租车公司与乘客有在线沟通渠道,这种情况可以减少甚至避免。针对数字化问题,网络车企推出了自己的出租车公司在线管理系统,如滴滴香橙出行系统和Tick凤凰出租车云平台,高德也推出了自己的出租车数字化方案。这些2B服务自然有很大的商业机会。

  纠结的出租车司机

  虽然网络化、数字化是大势所趋,但出租车司机的心态却极其复杂。

  在郑州打车20多年的张师傅告诉新浪科技,他认同网上接单和招聘相结合是未来的趋势,并不排斥。但是,他对网上汽车公司的准入还是有芥蒂的。

  他回忆说,滴滴刚上线的时候,是打车启动的,当时他和滴滴是联网的。但是滴滴开始开私家车开快车和专列,出租车的地位开始下降,甚至大量订单被快车抢走。

  他对滴滴获得私家车非常不满,称“市场已经乱了”。他对滴滴推出的快速新出租屋也有些不信任。“以后出租车会不会变成快车模式,从里面拉出来?”张师傅说。

  滴滴首席执行官程维在推出新的快速租赁时表示,该出租车团队今年没有盈利目标,未来一段时间也不会有。然而,他承认,今年的快速新租赁已经尝试了一些商业化,“为了更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业务和团队。”

  加入滴滴后,与快车、专车的竞争关系也是张师傅颇有关系的问题。用户下单时,滴滴应该如何在自己的快车和连通的出租车之间公平发送订单?

  事实上,张师傅对画画的担心已经上演了。

  提前打卡几乎相当于联网出租车的免费服务。但从去年开始,Tick-tock被曝光,开始收取出租车服务费。根据媒体曝光的计划,费用包括基本服务费和信息服务费。基本服务费按每单0.5元收取,信息服务费按里程增加,最高为4.5元。

  最近滴滴也开始尝试对一些订单收取出租车司机服务费。收费标准为:3.5公里以内免费,3.5至11公里0.5元,11公里及以上2.5元。

  相比之下,Tick一直声称不会坐快车和专车,不会和出租车竞争。但是按照服务费的收费标准,嘀是略高于滴滴的。

  “互联网汽车公司不是做慈善来帮助你的,他们一定有商业需求,”张师傅感慨地对新浪科技说。

  有趣的是,新浪科技最近叫了一辆带勾的出租车。订单完成后,司机希望通过微信支付车费,称这样可以避免打勾服务费。然而,另一位访问Tick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新浪科技,这样的操作实际上并不能避免画画。只要在平台上收到订单,平台就会按照订单收费,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对于这些出租车司机来说,随着网车的普及,他们意识到网上签约将是大势所趋,但同时也对滴滴打勾充满了防备。面对生存和利益,应该如何选择?


转载声明: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cdgdkb.com/rgzn/1.html

网友评论